宋代女性是如何管理家庭经济的?

日期:2020-03-06 14:04:52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宋代女性的多重责任中,最主要的就是为家人准备酒食,因为食物是一个家庭的物质基础,古代称此行为是"主中馈","中馈"字面意思就是家庭膳食。然而,宋代女性地位很高,在宋人的日常生活中,"主中馈"的理念并没有将女性限制在厨房。除了日常的饮食料理,女性在许多情况下还被期望管理家庭经济财产。从宋朝开始,能否科举中第和发家致富成为标示一个传统的家庭兴衰的两个主要方面。

从理论上讲,家庭经济的管理可能被定义为"内事"。然而,古典道德假定,宋代精英男性的责任"齐家"先于"治国"和"平天下"。因此,男性和女性家庭成员都应该参与家庭事务的经营。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男人和女人一直在分开或一起处理、管理和决定家庭经济财务。

宋代女子图

柏文莉比较了唐宋时期女性的墓志铭,指出女性参与财务的主题在宋代"变得非常普遍",尽管在这一问题上,很少有唐代的例子。

此外,在宋代,尽管假定男性和女性通力合作,但与在整个南北宋交替时期男性的情况相比,我们看到,女性家庭经济管理的正面形象越来越突出。在北宋男性的墓志铭中,我们发现了许多关于精英士人如何维护和改善家庭财政基础的详细描述。

宋代女性装扮图

然而,在南宋墓志铭中,我们发现这种行为越来越多地归于女性。研究我国宋代女性经济财务,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南宋时期女性的墓志:一是现存宋代精英女性的墓志,出自南宋的数量比北宋的数量更多;二是与北宋墓志铭相比,南宋墓志铭中对女性财产管理活动的记载更直接、更频繁。

作为家庭经济的管理者,为了实现家中的责任,许多宋代女性也经常与外界打交道。这与人们期待精英女性所处的受到精心保护的、不染尘世的闺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对于女性在外界领域处理经济事务,在面对困难时悲惨但坚定形象的特殊描述,并没有引起精英男性对于性别区隔的焦虑。宋代的精英人士,出于对家庭经济需求的现实考虑,牺牲了对性别区隔理想的尊重,认可了女性对于家庭经济财务的贡献。

《清明上河图》宋代女子可以乘轿子外出

另外,在宋代,来自较差家境的女性更有必要走出家门,追求经济资源以满足她们家庭的需求。精英人士注意到女性在家外的努力工作和勤劳不懈,对她们的行为表示欣赏并记录下来。例如,在《三山志》中,梁克家(1128-1187)简要总结了宋代福州当地的习俗,指出在田间劳作和在市场贸易的女性人数超过男性。不带任何批评色彩,梁克家视福州女性将体力和智力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一种重要的地方文化。

在17世纪,另一位福建本地人何乔远,在编写整个福建地区的综合性地方志《闽书》时,提到梁克家的著作。在男女劳动分工方面,不同地域呈现出巨大的差异。在其他朝代,"男耕女织"形式很流行,然而在宋代,夫妇是共同合作劳动的。

宋代女子图

此外,据记载,宋代的女性也在许多领域与男性通力合作,包括贸易。何乔远追忆了7世纪的《隋书》中对宋代福建女性明显参与商业的负面评论。作为一名体贴且富有同情心的福建人,他说,《隋书》的作者"而不知瘠土小民非是无所得食",从《隋书》到《三山志》《闽书》,跨越千年的史料揭示出女性深入并活跃在福建农业和商业活动中的悠久传统。平民女性劳动的价值是公开可见并得到人们广泛认可的。

一些宋代女性很幸运地生活在富裕家庭,不太可能在田间或者建筑工地上劳作。然而,尽管不需要在家外工作,她们中的一些人仍然承担着管理家庭经济的任务。比如宋代有一位称为"叶氏"的母亲,种了两百多亩的农田,用来抚养孩子。一些女性甚至直接联系外面的佃户。例如,掌管家中农田的林栋的妻子孙氏,一天,"尝有输租多数楷,去而觉,追数里还之"。

宋代女性还可以经商

叶氏与孙氏虽然都住在家里,却向外扩展她们的人际关系网。她们管理与外界关系的能力,影响了包括男性和女性在内的家庭成员的生活条件。在宋代,女性都无一例外地管理农田,尽管种田远离闺闱,却被证明是家庭最重要的经济资源。

除了为家庭挣得财务资源之外,许多宋代女性还负责家庭财富的分配和消费。记录宋代女性经济活动的原始史料大多数还是墓志铭,而有墓志铭的宋代女性通常来自精英家庭。

与她们同时代的农民主要关心的可能是生活必需品的基本需求,而我们在墓志铭中看到的精英女性,从事的是更高层次的消费活动,如扩大田产和房产。

清明上河图中的宋代女子例如,宋代福建莆田郭隆(1245-1306)的母亲林氏(1217-1293),"视官禄上下,节缩供宾祭,余则置苟简之田"。墓志铭作者黄仲元(1230-1312)将林氏的经济活动与家庭对社交网络和祖先祭祀的需求联系在一起,使其正当化。

然而,林氏所做的不只是在收支之间保持平衡,她更进一步将家庭资本投资于有利可图的田产购置。房地产投资很有可能是其明智的家庭理财策略的一部分,可以保证家庭经济的发展并在流动的社会阶层中保持家的稳定地位。

此外,它也可能帮助了她们家在动荡的宋元改朝换代中幸存下来。

晋安郑德称的妻子黄氏负责治家,在丈夫去世后,她把有限的经济资源花在了购置房产上,如"虑郊居从师匪便,亟斥卖奁具得舍数椽,直郡庠之左"。根据这位墓志铭作者的说法,她的远见卓识和努力后来得到了回报。

美国宋史作家伊沛霞

美国作家伊沛霞对宋代女性、金钱和阶层的进行过研究,她认为少数宋代精英士人认为女性是市场入侵家中的受害者。与此不同,正如上述例子所展现出的,在大量为女性所写的宋代墓志中,女性主人公获得市场交易的基本知识,有来历不明的教育资源,并且成为日益增长的商业化趋势的活跃参与者、贡献者和受益者。

男人和女人都很容易受到市场经济不稳定和不安全感的影响。就像伊沛霞所阐述的那样,一些道德人士,比如司马光,试图从市场的破坏性影响中拯救家庭,让女性远离金钱。然而,这种针对女性和市场的负面看法在整个宋代从未流行过。

宋代大量精英男性毫无顾虑地记录并赞扬了上层社会的妻子们在增加家庭财产表现出的智慧和独立性。实际上,为了家庭的可持续性,丈夫珍视负责任的妻子,她能够与他携手管理家庭经济或者做他的贤内助,胜过一个无时无刻不将自己隐藏在中门背后,远离外面世界的贤德的妻子。

图文作者:公子寻,欢迎阅读关注。请勿抄袭!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疑问,我会立即处理。

参考文献:

《三山志》

《闽书》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