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皇后:比上官婉儿更有势力更刁的唐中宗李显皇后

日期:2020-03-06 14:04:54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任何女人混在后宫,两件东西最厉害:一,头脑;二,姿色。上官婉儿一项也不缺。女人的姿色,像花儿一样,太短了,不可靠。女人的头脑,再聪慧又有什么用?一个女人,常年围着锅台转,根本无须思想。看来,脑子灵、模样俏,远远不如嫁得好。婉儿进宫两年之后,母亲郑氏就死了。一名孤儿,没人照顾没人疼,将来日子可怎么过?情窦初开,娇艳妩媚,总不能落花随水,一天一天老去吧。这个聪明的姑娘,便开始物色生死相托的人了。她最先相中的是,武则天的第三个儿子——李显。

唐高宗八子,武则天生了四个,分别是:李弘、李贤、李显、李旦。前两个孩子早夭,没成什么气候。后两个兄弟,无一例外,都充当过母亲手上的“政治玩偶”,先立李显,几个月后,罢黜。再立李旦,时间不长,也被废。直到武则天晚年“归政李唐”,李显才被召会,第二次登基。李显死后,李旦也第二次披上龙袍。两兄弟,两立两废,这在中国历史上,也算极其罕见了吧。

上官婉儿早就物色好投靠人选了,她含情脉脉地倒在了李显怀里,这就等于,她将“情感赌注”和“政治投资”捆绑在一起。婚姻是赌,政治也是赌,可惜,皇天不佑,婉儿委身于一个著名的窝囊废。李显酷似他父亲李治,天生愚钝、性格懦弱。尤其摊上武则天这种母亲,也只能充当傀儡了。他自己都是“泥菩萨”,哪里还能引渡红颜知己过河?684年,李显只当了两个月皇帝,就被母亲罢黜,随后,作为藩王,远戍钧房二州。李显一走,上官婉儿便少了一座强大的政治靠山。

情人远足,上官婉儿也不肯消停。骨子里那种“扬花水性”,逼她还要“按既定方针办”。经过再三斟酌,她只能将赌注押到女皇的亲门近支上。很快,婉儿又坐到了武三思大腿上。武三思是武则天的亲侄子,据说,此公模样英俊,很招人待见。据《旧唐书·列传》记载:“三思略涉文史,性倾巧便僻,善事人。”对武三思,婉儿格外用心。毕竟,她不是钢铁之躯,依然有血有肉,剔除那些世俗的功利目的,她像所有女人那样,情深意厚,甘愿站在爱人身边,协助他飞黄腾达,步步高升。

女人恋爱,无一例外地疯狂、愚蠢。婉儿这颗“情种”同样冲昏了头,她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目张胆地替武三思频开绿灯,甚至利用职务之便,大肆吹捧武氏家族。李唐那些皇室成员,对她这种假公济私的做法,相当嫉恨。这就为她将来的杀身大祸,埋下了重重一道伏笔。

据说,唐太宗有一匹非常不驯服的良马,很多马夫都无法驾驭它。后来,武则天出了个“硬主意”,工夫不长,那匹烈马果然变得猫儿似的了。她出了个什么主意呢?就是往死里打。武则天认为“制人如制马”。“制马有三物:一,铁鞭;一,铁挝;一,匕首。鞭之不服则挝其首,挝之不服则断其喉。”她说得斩钉截铁,一派帝王气象——天下有几个男人堪与比肩呢?

可是,英雄总有垂暮日,武则天的“铁腕”也抗击不了衰老的嘲弄。这个81岁的老太婆再也争不动了,她颤抖着双手,把至高无上的权力,重新归还给男权社会。她没有退路,只得神色呆滞地返回当初那个“后妃”位置。权杖,自然要授予李唐儿孙。705年,李显咸鱼翻身。他奉诏赶回长安,准备第二次当皇帝。

李显和老婆韦氏,在钧州、房州漂泊了很多年,两口子夹紧了尾巴,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惟恐母亲一反性——“虎毒食子”。如今,太阳打西边出来,竟然要恢复尊号,登基坐殿了,夫妻俩喜极而泣:“总算盼到了这一天!”

新、旧《唐书》都在列传中记载了同一个细节:“帝(李显)幽废,与(韦)后约:‘一朝见天日,不相制。’”这话翻译过来,未免有些下流。李显感激韦氏患难与共的陪伴,答应重新掌权之后,彼此“互不相制”。说白了,就是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对方怎么折腾都不挑理,由着性子寻欢作乐呗。这种“盟约”,投桃报李,也注定了唐中宗时代,宫廷生活,日渐淫乱、奢靡。

李显刚到长安,“老相好”上官婉儿便赶来投怀送抱。她随即被册封为“昭容”。死去多年的老娘郑氏,也被追封为“沛国夫人”,真是哀荣无限。昭容,就是皇帝的小老婆。按《旧唐书》里的说法,昭容,地位较高,排在皇后(一人)、妃子(四人)之后,属于“九嫔”中第二名。当然,昭容也是有级别、拿工资的,上官婉儿名正言顺了,却不习惯养尊处优,她那个差使还是内阁秘书长。毕竟主子换了,思路也得跟着变,本朝皇帝好打发,皇后却不易对付。为了拉拢、巴结韦皇后,上官婉儿下了大本钱——她熟悉这个女人的风流本性,便奉上了赤裸裸的“性贿赂”。她的另一位情人——武三思,被打成一份“色情礼包”,进献到内廷。韦皇后自然心领神会,立刻眉开眼笑,照单全收了。

《旧唐书·列传第一》中写道:“昭容上官氏,常劝(韦)后行则天故事……(帝后)受上官昭容邪说,引三思入宫中,升御床,与后双陆。帝为点筹,以为欢笑。丑声日闻于外……”什么叫“则天故事”?无非是两条:一,当皇帝;二,养男宠。上官婉儿为了保全地位,不惜鼓动唇舌、诲淫诲盗,她为达个人目的,居然不择手段,已彻底堕落成一名下流政客。皇帝、皇后竟很受用,他们和婉儿、武三思,天天在内宫卧室里拉拉扯扯,哪有半点皇室威仪和羞耻之心?“丑声日闻于外”,大唐后宫,弥漫着风吹不散的狐媚之气。

这个时期,上官婉儿红得发紫,抵达了她权力的颠峰。她一方面继续抓权,一方面深入兴文,这个奇女子的领袖欲望和风流文采,被充分调动出来,她成为盛唐一颗耀眼的文化明星。因为特殊身份,使她的意志转化为畅通全国的政令,大江南北的诗会,就像今天选拔“超级女声”一样,如火如荼地展开了。皇宫里,更热闹,帝后王公纷纷出面捧场,文彩飞扬的婉儿,理所当然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她坐镇各种“诗会”,不但替帝后捉刀代笔,还充任考评裁判,对文才绝佳者实施奖励。据说,诗会第一名,可荣获纯金铸造的“爵”一尊,这可比奥林匹克冠军奖牌名贵多了。

难怪新、旧《唐书》都提到上官婉儿降生前,母亲郑氏做了一个奇特的梦:仙人送来一杆大秤,就是为了让“称量天下”。回头想想,果然应验了。婉儿不仅是当代文坛的“铨叙官”,也是宦海之中的“守门人”。

女人成为炙手可热的实权派,投机钻营者就用鞭子赶——想巴结她的人太多了。提拔个把行政官员,对于婉儿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毕竟她健康正常、七情六欲未泯。大富大贵之后,她茫然四顾,缺的还是“意中人”呀。于是,婉儿秘密购买私宅,在宫外和一些风流倜傥的帅小伙儿勾勾搭搭。《新唐书》说:“邪人秽夫,争候门下,肆狎昵……”上官婉儿这种我行我素的举止,酷似当年武则天特立独行的风格。

最要命的是,婉儿还为这帮外表光鲜的家伙谋求政治利益,很多人踩着她温柔的肩膀,做了显官。她最著名的情夫就是崔湜。小伙子模样好,床上功夫出色,两人初相识,崔湜二十岁出头儿。那时,婉儿已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了,转眼四十多了。论岁数,足以当小崔的姑姑或者阿姨。为了报答婉儿眷顾,崔湜竟厚颜无耻地引荐了自己亲哥儿仨,其中包括:崔莅、崔液、崔涤。他们个个儿帅,个个儿花,自然成为婉儿的心肝宝贝。很快,崔湜被她弄成了副部级领导。即便崔湜犯错误,贬为江州司马也没关系,只要婉儿跑到皇上跟前,笑嘻嘻地嘀咕一番,立刻就没事儿了。崔湜就这样借助婉儿的粉臂,一步一步爬上了宰相高位……

殊不知,这种为所欲为的颠峰时刻,行将结束。两桩突发事件,一下子激化了朝野蓄积的政治矛盾。在这一轮较量中,上官婉儿居然利令智昏,举止失措。她正自掘坟墓,末日眼看就到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